旧港新湾:打狗港滨戏狮甲

书名:旧港新湾:打狗港滨戏狮甲作者:王御风出版社:远足文化出版日期:2018年7月25日

旧港新湾:打狗港滨戏狮甲

第二章战后接收及复原(1945-1950)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二次大战正式结束,台湾由中华民国政府接收。台湾总督府在日本时代所建设的许多工厂,尤其是位于戏狮甲的军需工厂,许多为中华民国政府能力所不及,引起当时主管全国工矿业的经济部资源委员会,以及接收台湾的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以下简称长官公署)之间的争夺,最后在两方协议下,戏狮甲的工厂分为国营、国省合营及省营方式,分别接收。但随着1949年政府迁台及资源委员会重要干部投共,公营事业的管理逐步由台湾省政府生产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生管会)取代。

1945至1950年戏狮甲的发展重点可分为复原及新增两部分。因戏狮甲是二战期间盟军主要轰炸地点,各工厂损失惨重,如何修复为此时期重点,由于当时主要市场是中国大陆,因此接收「南日本化学」、「旭电化」的「台湾碱业公司」藉着烧碱在上海市场大卖,为修复最快的工厂,但也在1949年国府撤退台湾,失去大陆市场后,面临营业的困境。其他工厂修复进度多半未如此快速,仍处于缓慢恢复的阶段。

在新增部分,许多是从中国大陆迁移至此,尤其是军方的兵工厂,多以日本时代兴建的仓库为基地,军方原将仓库多半委託市府处理,但在1949年中国大陆风云变色,两个兵工厂拟迁移至戏狮甲时,才发现处理时的问题,并造成纠纷。但整体而言,随着旧有工厂的复原及新工厂的加入,延续着日本时代的架构,使得此地成为台湾的化学、肥料、钢铁机械的重镇。

资源委员会与行政长官公署及省府的接收角力

战后中华民国政府接收台湾,戏狮甲工业区内的工业厂区,除唐荣铁工所外,多为日产,依规定均由政府接收,原有的军事设施也由军方接收,关于军事接收部分,将在第三节探讨,在此先针对工业部分讨论。

一、战后台湾工业的接收

实际上,不论是中华民国政府,或是陈仪的经济政策,在三民主义及苏联计画经济影响下,都倾向以国家管控的公营企业为经济发展主轴,因此在其接收台湾后,将绝大部分日产企业改为公营,尤其工业部分,有其脉络可寻。也使得戏狮甲地区从日本时代大财阀私营为中心,改为政府掌控的公营事业体集中区域。

台湾工业接收主要由经济部及长官公署进行,在过程中,可看到两者角力。经济部是以资源委员会为主,故有必要先了解资源委员会的来龙去脉。

资源委员会成立于1938年,是由参谋本部国防设计委员会改组而成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资源委员会,成立基本用意是建立国有化的民族工业体系,并从事战时经济管制及动员计画,以抵抗日本侵略。最活跃时期就是中日战争期间,至中日战争结束前,在政府管辖区建立130个下属单位,其範围涵括电力、煤矿、金属、石油、钢铁、机械、电化及化工业,至于一般的轻纺工业,则由民间经营。

由上可知,资源委员会是一个在战争下发展出的经济统制机构,因此对垄断性资源或重工业有较大兴趣,这与台湾总督府战时体制下在戏狮甲的发展有许多雷同之处,自然也吸引了资源委员会的注意。

中日战争结束后,资源委员会延续战时工作,开始负责接收各收复区的重化工业及基础工业,台湾也不例外。但台湾这块大饼,不仅资委会想要,陈仪也不愿拱手让人,陈仪的经济政策向来以孙中山「民生主义」中的「发达国家资本,抑制私人资本」为主,对于日产的工业部分,也想以政府力量来主导发展,双方遂展开一场争夺战。

有趣的是,来台接收时,资源委员会跟长官公署的领导者是同一人,就是长官公署工矿处长[1]包可永,因为包可永当时担任资源委员会工业处处长,而包可永在进入资源委员会之前,是福建省政府建设厅厅长,当时的福建省主席就是陈仪,所以陈仪要来接收台湾时,就内定包可永担任工矿处长,资源委员会也委派其为台湾区工矿特派员,希望充分协调中央与地方。

1945年10月25日,长官公署工矿处接收了总督府矿工局,经济部台湾区工矿特派员办公处也同时成立,均由包可永主持。由于当时台湾的工矿企业非常多,高达800多家,因此包可永的大原则是不使经营及生产中断,由原主持人负责经营,但派人「监理」,为方便未来的「接管」,因此多半派任未来要负责该企业者「接管」,但实际上因人手不足,往往一人「监理」许多公司,也不见得对该公司业务熟悉。

1945年12月1日,行政院资源委员会派遣相关人员赴台考察,并向资委会提出接管的建议。不久,包可永也将工矿分为五组,分别是糖、电、石油、重工业跟轻工业。1946年2月,因中国大陆来台的干部渐多,「监理」告一段落,改为实质的「接管」。

资委会当时提出对台湾的接收政策是:一、电力、石油、铜金冶炼、炼铝、造船、机械,由资委会独办。其中造船与机械两项,若省方希望合办,可以考虑。二、食盐、肥料、水泥、造纸,由资委会独办,并指定部分盈利归省。若省方请求合办,可以「会六省四」方式合办。三、製糖,依行政院指示,由资委会办理。

此构想若付诸实施,台湾省经济大权将落入资委会手中,对一心想以公营企业掌控台湾经济的长官公署而言,自然无法接受,经过双方协调后,订定合作关係,由资委会副主委钱昌照在1946年4月5日宣布:石油、铜金及炼铝事业由资源委员会独办,也就是「国营」。糖业、电力、製碱、肥料、水泥、纸业、机械、造船则以「会四省六」方式由资委会与长官公署合办,称为「国省合营」,因资委会佔各公司股权较高,所以各公司董事长由资委会在其指派之董事中指定,总经理、协理及其他重要职员由董事会任用之。因董事长仍掌握在资委会手中,所以就算是合办,还是由资委会主导。其他资委会不要的,则由长官公署接收,称为「省营」。各企业则在1946年分别成立,经济部工矿特派员办公处也宣告结束。

因此在台湾,由资源委员会主导之企业,共达11个,分别为:「中国石油公司」台湾各事业体、「台湾金铜矿务局」、「台湾铝业公司」(以上为国营企业)、「台湾糖业公司」、「台湾电力公司」、「台湾肥料公司」、「台湾水泥公司」、「台湾纸业公司」、「台湾碱业公司」、「台湾造船公司」、「台湾机械公司」(以上为国省合营企业),此也为日后国营事业的基石。在省营部分,则由行政长官公署处理。

在大方向确定后,行政长官公署也制定仅适用于台湾的规定。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中华民国政府针对接收事项,分别在1945年8月29日公布「收复区敌国资产处理办法」及同年11月23日颁布「收复区敌伪产业处理办法」。台湾的日产,本应以上述办法处理,但长官公署鉴于台湾之特殊性,制定「台湾省接收日人处理财产準则」九条,并经呈报行政院查核,后依此订定「台湾省接收日资企业处理实施办法」、「台湾省接收日人房地产处理办法」、「台湾省接收日人动产处理实施办法」三种,又以接收日产清算、标售两委员会主办其事,故又订定「台湾省日产标售委员会组织章程」及「台湾省日产清算委员会组织章程」,于1946年6月29日公布实施。

上述「台湾省接收日资企业处理实施办法」中第四条规定:

本省接收之日资企业应由原接收机关报经主管机关(即行政院所规定或行政长官所指定之机关)会同日产处理委员会,视该企业之性质依左列四种方法分批列单,呈请行政长官公署核定处理之,除为事实所不需者外均应一律使之迅速复工为原则:

甲、拨归公营:凡企业合于公营者。乙、出售:凡企业未拨公营及其他处理者。丙、出租:凡企业业权尚有争议或认为适宜于出租或出售一时无人承购者。丁、官商合营:凡企业无人承购或承租或适宜于官商合营者。

此规定后由经济部后修正为「台湾省接收日人产业处理办法」,长官公署依此处理日产。除了上述由资委会掌控的「国营」、「国省合营」企业外,另外就重要性分为长官公署接收的「省营」,县市政府接收的「市营」、「县营」,还有国民党部接收各地电影戏院的「党营」。其余就分批出售。

在长官公署主导的「省营企业」中,以「台湾工矿」及「台湾农林」两公司最为重要,试图将相关日资企业整合为同一公司。1946年5月1日,长官公署工矿处针对单位规模较大且适于联合经营者,成立窑业、铁工製造、钢铁、化学製品、印刷纸业、工程、电工、纺织、玻璃、油脂、工矿器材、煤矿共12股份有限公司筹备处。1945年9月,确立成立「台湾工矿股份有限公司」为此12公司之总公司,原预定1947年3月1日正式成立,但因二二八事件顺延。于1947年5月1日,经过一年的筹备,「省营」的台湾工矿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在戏狮甲中,与工矿公司相关有隶属于钢铁机械公司的高雄製铁株式会社及窑业公司的台湾窑业有限公司高雄工厂。

旧港新湾:打狗港滨戏狮甲

除了工矿资源外,战后农林畜产等相关日产,是由长官公署农林处接收,但最重要的糖业则如上述,由资源委员会与长官公署「会省合办」企业,部分单位则因产权未明或由其他单位接管,共接管170单位。后经过上述接收手续,农林处接管重要会社56单位,分别组织台湾水产、茶叶、凤梨、畜产、农产等五公司及林产管理会,46单位拨交各县市政府及其他机关经营,其余次要之68单位则由日产处理委员会标售。在「省营」企业中,最重要的工矿、农林公司外,尚有专卖局、物资局、工业研究所等。而台湾农林公司中,位于戏狮甲仅有台湾畜产公司的高雄工厂。

简而言之,战后初期的接收大致可分为四类:一是资委会完全主导的「国营」、二是资委会主导,但长官公署也佔有股份的「国省合营」、三是资委会不要,而由长官公署主导的「省营」、「县市营」,四是原本就是台人经营的「民营」,前三者经过资委会、生管会的阶段,也成为后来所称的「公营」企业。但「省营」、「县市营」企业中,也经过整理、释出部分为民营企业,留存者以「省营」企业为主。

上述四类,最重要为资委会所属意的「国营」及「国省合营」,戏狮甲原有工厂,也多为这两类,可见戏狮甲在台湾工业的重要性。

[1]当时工业与矿业并重,因此称为工矿处,今日则分开,在经济部下有工业局及矿务局,两者重要性也有所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