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意书游】我在冲绳离岛追花

抵达伊江岛后,我们从港口隔壁的脚车出租店租了两辆脚车,拿了地图,就开始我们的绕岛行程,殊不知接下来几个小时的烈阳会把我们烧得“印堂发黑”!


【快意书游】我在冲绳离岛追花岛上居民多务农,没有高楼,乡野风情浓厚。

读台湾旅日作家张维中的《东京模样》,他说日本人是擅长画地图与看地图的民族。仔细回想,好像真的如此。每一次在日本旅行,我常常可以在“观光案内所”(资讯中心)看到一个架子之多的各类导览与资讯手册,每一张都制作得非常讲究,多半还会附上描绘精细的地图,上面标示着各处热门景点。

可能我也是一个很喜欢看地图的人,每次拿到地图时都会想要试图“解密”上面的各种符号,就像这一趟冲绳岛之旅,恰巧让我们碰上了一年一度的“百合花祭”,就在冲绳离岛的伊江岛上。

翻开地图,伊江岛位处本部町外海的西北方,也就是冲绳北部之外,为了赶上早上九点钟开往伊江岛的渡轮,我们早早就起床盥洗出门,一路往北开去,买了船票坐上渡轮,朝着大约九公里之外的伊江岛出发。

租脚车逛离岛

站在顶楼甲板眺望地平线彼方,平坦的伊江岛中央隆起的城山是她的地貌特色,仅有23平方公里的岛上住了大约5000名居民,大多是务农和捕鱼,船程30分钟就能抵达,是可以当日往返的离岛。

【快意书游】我在冲绳离岛追花租借脚踏车在这里也非常受旅人欢迎。

伊江岛因为面积不大,而地势又非常平坦,来到岛上的大部分观光客都会选租脚车代步,慢慢绕岛参观,我们在长洲因下雨而没能骑脚车的遗憾,竟在伊江岛上如愿了。

抵达伊江岛后,我们从港口隔壁的脚车出租店租了两辆脚车,拿了地图,就开始我们的绕岛行程,殊不知接下来几个小时的烈阳会把我们烧得“印堂发黑”!

我们的目的地是伊江岛北岸的百合广场公园,沿着东岸踩踏过去,我们途经一片接一片的农田,毫无高楼的乡野风光霎时让人心旷神怡,我们停下脚步,把车子随便一靠,走到田边去拍几张照片,一个带着草帽的农人告诉我们眼前的这些作物是烟草,而立在岛中央的城山如影随形,不论走到哪里,它都在那一头和我们遥遥相望,这让我想起了河口湖的富士山。

【快意书游】我在冲绳离岛追花湛蓝清澈的海水非常漂亮。

从右手边的疏林中可以看到海水的蓝,我们转入一条小径,来到海边,被眼前的景致吸引住了。清澈透明的海水,在防波堤前炫耀她的迷人裙摆,在灿烂的阳光下甩动如蒂芬妮蓝的一抹魅惑,向大海延伸而去的道路是勾引你投入大海怀抱的一种暗示,很可惜我们都没带来换洗衣服,我甚至很蠢地还穿着袜子球鞋,连下水泡个脚都很麻烦,但这一片海景实在太纯净了,那蓝绿间容的颜色,让人怀疑是不是有人故意倒了一桶人工颜料进去,才让海水绿得如此明目张胆。

期间限定的百合花海

绕过一个路口,我们终于来到了百合广场公园,道路两旁簇拥着的百合花像是夹道迎宾的人群,引领我们进入更深处。

一个右拐,映入眼帘的是大片的百合花花海,纯白色的麝香百合植满整个面海坡地,一排一排,一列一列,像是整齐划一的队伍,也像是高低起伏的波浪,衬着泥土的暗褐色和茎叶的墨绿色,百合花的白显得更洁净无瑕,仿佛还会慑放出透亮的光晕。

【快意书游】我在冲绳离岛追花一年一度的百合花季。

每一年四月下旬至五月初,适逢百合花期,冲绳的伊江岛都会举办年度百合花祭,展出全球90种不同的百合花,今年将迈入第24回。

雪白素雅的麝香百合开满山坡,吸引各地“花痴”远道而来朝圣,我们对花虽没特别热衷,但还是对眼前一览无遗的花花世界很是佩服。约好一起盛放的花朵,就像是同属一个时代的我们,呼吸共同的空气,享受共同的光热,然后用自己小小的绽放诠释一生,无意中也和其他人一起,为这片土地诠释了生命多姿的样貌。

稍事休息后,我看了看时间,离预计乘搭的下午一点钟渡轮只剩下不到一个小时,除了周末会增加渡轮班次来应付游人,伊江岛周一至周五的船行时间一天只有四班,错过了一点的渡轮,就要等到下午四点了。

【快意书游】我在冲绳离岛追花伊江岛面积仅有23平方公里。

从海岸一路骑到城山东侧,往南直通伊江港,看城山逐步靠近我们又逐步远离而去,表上的时间显示离一点钟开船只剩不到半小时,我们乘着正午的风,脚踩风火轮般疾速奔过田埂,回到市区,但纵横交错的道路,又让误以为只要直走就会抵达终点的我们迷惑了。

来时的路上我们因兴奋难挡,根本没有特别记住走过的路线,方圆几里内也看不到一个人或一家店,我们只得先尽量朝南边踏,再边走边张望。

我们好不容易看到了写有“伊江港”的指示牌,全力朝港口冲刺;十二点五十八分,我们来到脚车出租行还车,然后跑到港边,看到乘客们正在鱼贯登船。我拿出船票,交给检票员,成功达阵。

当渡轮发出轰隆隆的引擎低鸣,朝冲绳本岛开去,我们坐在冷气充沛的船舱内喘着气,手边那一瓶刚刚在百合广场公园买的橘子汁只剩下一口,我一仰头喝干,才对这千钧一发的历险记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大气。而一旁的旅伴,指着我们红通通的手臂,那一摸有些刺痛的熟悉感告诉我们,经过连续三个多小时的直接曝晒,我们可怜的皮肤晒伤了。

千钧一发赶上回程

从海岸一路骑到城山东侧,往南直通伊江港,看城山逐步靠近我们又逐步远离而去,表上的时间显示离一点钟开船只剩不到半小时,我们乘着正午的风,脚踩风火轮般疾速奔过田埂,回到市区,但纵横交错的道路,又让误以为只要直走就会抵达终点的我们迷惑了。【快意书游】我在冲绳离岛追花

要到冲绳西北边的离岛伊江岛,必须乘坐渡轮过去。

来时的路上我们因兴奋难挡,根本没有特别记住走过的路线,方圆几里内也看不到一个人或一家店,我们只得先尽量朝南边踏,再边走边张望。

我们好不容易看到了写有“伊江港”的指示牌,全力朝港口冲刺;十二点五十八分,我们来到脚车出租行还车,然后跑到港边,看到乘客们正在鱼贯登船。我拿出船票,交给检票员,成功达阵。

当渡轮发出轰隆隆的引擎低鸣,朝冲绳本岛开去,我们坐在冷气充沛的船舱内喘着气,手边那一瓶刚刚在百合广场公园买的橘子汁只剩下一口,我一仰头喝干,才对这千钧一发的历险记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大气。而一旁的旅伴,指着我们红通通的手臂,那一摸有些刺痛的熟悉感告诉我们,经过连续三个多小时的直接曝晒,我们可怜的皮肤晒伤了。

文:颜书韵

图:WeiZheng Looi